夏拉肯:谁能慧眼识英雄

[ 16249 查看 / 0 回复 ]

胡本的“年轻艺术家”和克拉克的“13号”,小时候都是没人肯要的丑小鸭。
  你需要有好血统的鸽子,还需要好运气,这也是作出幼鸽愈多愈好的原因。
  那些不遵循这层道理的鸽友,迟早会因获得好鸽机率的降低而饮恨收场。
  许多鸽友或鸽会干部经常请我帮忙为他们的鸽子评等或做筛选,换句话说,就是要我告诉他们哪羽鸽子好、哪羽鸽子坏。
  有时候他们愿意花大钱请我,说真格的,这也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。
  养了一群坏鸽所花的冤枉钱可也不少呢!
  “我很抱歉,”每回我总会这么讲,并且补充说:“我实在没有具体看出一羽赛鸽或一羽种鸽好坏与否的能力。”
  不过我的这席话他们总是有听没有懂。
  “你写赛鸽专栏,比赛成绩又好,你怎能说你不知道鸽子的好坏?”他们愈说声音愈激动,甚至认为我是“假谦虚”。
    其实我并不是。
  赛鸽专栏作家
  赛鸽专栏作家的身分远较其它专栏作家特别,因为我们本身也赛鸽。这也是我们不能避免地在文章里头,提起自家鸽子的原因,因为我们的赛鸽经验皆由它们而来。
  只要我们保持立场中立,把自己的经验写出来与众多鸽友分享,其实没什么不妥。
  尤其在有稿酬的情况下,我们更不可能只为推销自家鸽子而写。赛鸽杂志具有散播新知和新闻的责任,而且内容更需要具有教育性。
  我将尽可能避免在文章里提到自己的赛绩,我向各位保证,但有些情况下我非写出来不可,那是因为我有话要说,就像现在一样。
  冠军强豪不做白日梦
  1998年我作出一羽1999年全省超级鸽冠军,它也是2000年的全省超级鸽冠军。
  而且它还获选了荷兰NPO全国超级鸽亚军,那表示在荷兰全国36000家鸽舍里,它是第二好的鸽子。它的一羽兄弟鸽翔绩也很轰动,所以2000年时,我让它们的父母再一次配对繁殖。我给这批幼雏施训,不过我对其中一羽没有多少信心,这羽雄鸽外观极美,体格健全,不过它跟自己的兄弟不一样,它没什么个性,它缺乏如它兄弟那样的作战性格——它的兄弟会为捍卫巢箱而死,它则抱持无所谓的态度。因为荷兰和比利时的赛制跟台湾不一样,我们这里仍以老鸽赛为主,所以我还是把它继续留在鸽舍里,没把它汰杀掉。
  但我是实际型且面对现实的人,只有失败者才会做白日梦。冠军强豪深知育出两羽超级鸽的一对种鸽,不保证能再作育出任何一羽好鸽来的道理。所以冠军强豪每年不断变换种鸽的配对组合,即使最好的配对也一样。
  一对经年一起配对的种鸽,它们育出的幼雏质量似乎逐年每况愈下。
  我所知道的,能育出许多超级鸽的配对真的很少,假如真有这样的配对。所以,世上真有“黄金配对”吗?
  我想,在鸽友心里的“黄金配对”,一定比鸽舍里实际有的还多。
  人类亦同
  发生在人类身上的现象也差不多。
  脚踏车竞赛在欧洲备受欢迎,麦可·英杜仁(Michel Indurain)是其中一位伟大的车手。他有一位兄弟凑巧也是车手。常人极难分辨出这两兄弟间的不同,因为他们外型极为酷似。不过麦可这位兄弟的赛绩乏善可陈,但他仍是知名麦可名副其实的亲兄弟:同父、同母、受相同教育、吃相同食物、受同样训练。唯一差别在于麦可的兄弟就是赢不了。
  当然,这并不表示血源毫不重要。
  假如我那羽全国超级鸽亚军的兄弟鸽飞不好,我会拿它来育种。谁都保证不了绝对的成功,但至少这类鸽子的胜算机会较大。同一鸽族的好鸽愈多,它们作育出好鸽的机率愈大。
  赛鸽正因为没什么事情是能够完全保证的,所以更加令人开心。因为若我们真能掌握和保证得了,那也将是赛鸽活动落幕的时候了。超级鸽全部会落入少数一群快乐人的手里,那些有钱人的手里。
  薛伦
  欧洲时常在某一时期掀起某一血统鸽的热爱狂风。
  德国在千禧年伊始兴起一股薛伦(Schellens)血统鸽热,每个鸽友都想拥有它们,德国的赛鸽杂志也充满卖薛伦鸽的宣传广告。其中一羽鸽子的后代更是抢手,它就是“天使号”(Den Engels),斑雄,环号73-6287434。
  薛伦先生本人靠钻石切割本业成为百万富翁,他买过许多超级鸽。
  1995年,他在84岁高龄时拍卖了他的鸽子。他那羽“天使号”飞出不下15回的冠军,育种的成绩更加傲人。
  薛伦鸽的血统上大都会出现“天使号”的血统,不过它父母鸽的血统资料则付之阙如。
  薛伦先生向知名的福洛尔·安格斯先生买下当时才4周大的“天使号”。不久,安格斯把它的父母送给他的一个助手当礼物。这个家伙对拥有安格斯的鸽子深以为傲,一有机会便忙着炫耀他的这对宝贝给其它人看。不过看过这对鸽子的人都不约而同地说:“这种鸽子好不到哪儿去。”所以各位不难想象这个一开始兴奋过头的家伙,稍后有多么“郁卒”。
  于是他跑去找安格斯说:“看过这对鸽子的人都说它们不好。”
  “没问题。”安格斯说。
  “你把它们带回来,我换另一对给你。”
  这个家伙开心得连忙把这2羽鸽子带回去给安格斯,安格斯把它们杀了,并换给他另外2羽。
  那对被杀的鸽子,就是薛伦著名“天使号”的父母。
  胡本家族的“年轻艺术家”
  胡本家族载誉全球。他的其中一羽基础鸽便是“年轻艺术家”(The Young Artist),环号B82-6380170。
  每次我抓着这羽鸽子时,我都会暗自心想:“这种鸽子怎可能这么好。”
  这羽鸽子还年轻时,杰夫·胡本的想法一定也跟我一样,它的外型实在不够美,胡本心里头实在不想留下它,但它的血统又好得让胡本舍不得把它杀了,所以他决定把它卖掉。
  每回有人来买鸽子,胡本都提来一篮鸽子供客人挑选,“82-170”当然总也在里面。但从来没人看上它,胡本只剩下两个选择:反正它顾人怨没人要,要不杀了,要不就自己留下来养。他决定把它留下来养。
  胡本这只老狐狸一生里做对过不少事情,不过其中当数这件事情他做得最好。
  这羽鸽子稍后成为他惊动万教的“年轻艺术家”。胡本家族近年来的优胜鸽和超级鸽都带有这羽鸽子的血统。事实上,是这羽鸽子造就出胡本家族。
  史丹·贝勒门
  以下这则轶事要追溯到较古早以前的年代。
  1971年,安特卫普的史丹·贝勒门(Stan Baelemans)有一羽轰动的优胜鸽,荣获全国超级鸽冠军王冠(当时全国约有10万名鸽友)。有位日本鸽商要我帮他买这羽鸽子,所以我去拜访贝勒门。
  “你怎么想到要让它的父母鸽一起配对?”这对种鸽的丑样差点让我吐出来,我忙不迭地如此问道。
  贝勒门先生说:“它们长得虽难看,但幼鸽时期飞得极好。我很好奇这两羽丑八怪会生出怎样的孩子。结果它们的孩子完美得很,而且还是比利时境内最优秀的鸽子呢!”
  克拉克与他的“13号”
  宙斯·凡·林普特(Jos Van Limpt),昵称克拉克(Klak),他近几十年来最杰出的一羽赛鸽,无疑非环号89-1776613,也就是所谓的“13号”鸽莫属。克拉克从不喜欢给鸽子取譬如“火箭”、“奇迹”或“超人”这一类的名字。
  “13号”的故事几乎和“年轻艺术家”一模一样。
  1987年时克拉克有43羽雄鸽和42羽雌鸽,所以他多出的那羽雄鸽可以卖掉。其中有一羽实在丑得不得了,克拉克决定就卖它。
  他不想骗人,但他就跟胡本一样,因为这羽鸽子的血统太好了才不舍得杀它。
  然而,一样的故事版本,这羽鸽子没人要:因为它太丑了。
  当他准备要把这鸽子杀了时,却发生戏剧性的变化。
  起先他以为自己倒了大楣,但其实他是因祸得福!
  他的2羽鸽子给老鹰抓走了,2羽又刚好都是雄鸽。所以现在他反而少了一羽雄鸽,那只丑雄鸽亦得以保住小命不死,变成“13号”的老爸。
  克拉克把这羽爸爸取名为“怒克”(The Knook),也就是丑八怪的意思。
  这些故事清楚透露出一个讯息──
  即使连安格斯、胡本、克拉克这等强豪都勇于公开承认,他们在抉选鸽子时偶尔会看走眼犯错。我们之中还有谁胆敢宣称自己具有相鸽的超能力呢?
  个人经验谈
  我有一羽“好的一岁鸽”(Good Yearlig),环号78-430149,它的翔绩好得让它的孩子供不应求,它有一羽1980年生的姊妹鸽,赛绩和长相都平平。
  我个人从一开始时便不看好这羽雌鸽的育种能力,不过它的育种实力让我非得对它刮目相看不可。
  这羽雌鸽之后我把它取名为“好的一岁鸽姊妹”(Sister Good Yearling),环号80-8078868,它影响我的鸽舍极为深远,它的一羽子鸽在1985年为我赢得奥尔良全国赛冠军。但为时已晚,“好一岁鸽姊妹”已老得下不出蛋来时,想要它后代的鸽友才蜂拥而来。
  言过其实
  然而,我们若说自己对鸽子一窍不通又有点言过其实。“有些人多懂得一点点”的说法才算比较贴切。
  为何荷兰和比利时的冠军强豪们每年都还要做出100羽幼鸽或是更多呢?
  他们只求好运多一点而已。
  彼得·迪威德(Piet De Weerd)便曾说过:“大多数赛鸽人对鸽子毫无所知,我可能多懂10%,而这10%让我比多数人稍强一点。”
  拍卖会与买鸽人
  欧洲每到冬天总有许多赛鸽拍卖会,故事亦都大同小异:少数鸽子底价高,其它皆属便宜货。
  我们不得不相信,不时有鸽友在拍卖会以廉价买来的鸽子,几年后为他们作育出超级鸽。拍卖会里花了冤枉大钱,买错鸽子的鸽友大有人在。
  每年来欧洲买鸽子的鸽友多如过江之鲫。
  他们有些人手里拿着放大镜,好笑地猛往鸽眼瞧。他们在寻找所谓的“眼志”。荷兰话里还找不到一个足以贴切形容“眼志”的字眼呢!那是因为我们根本不相信它!假如鸽子的好坏真能由眼睛看出来,鸽子可就是种特别的动物了。
  ──能由眼睛看出一匹赛马的好坏吗?
  ──能由眼睛看出一羽金丝雀歌声悦耳吗?
  ──能由眼睛看出一个人是运动好手吗?
  现在轮到我来问各位:
  ──为何鸽子该有所不同?
  那些拿着放大镜相鸽的鸽友,他们养的种鸽都还不少,这证明他们对自己多没把握。假如他们能看清鸽子的好坏,他们就不需饲养那么多数量的鸽子了。当我看见忙着观察鸽子眼睛的家伙时,我有时会说:“你该瞧瞧鸽主的眼睛,不是鸽子的。”他们大都能听懂我话里的意思:鸽主该诚实无欺!
  思考食粮
  ──胡本有一羽优秀的“新力号”(Sony),但那对父母鸽生出的众多孩子里,也只有“新力号”这么一羽好鸽。
  ──克拉克有“13号”这么一羽好鸽,但它的父母也没再生出能与它媲美的其它孩子来。
  ──艾提恩·德沃斯(Etienne De Vos)以“迪迪号”(Didi)号鸽知名,但它没有任何一羽兄弟鸽能飞得像它一样好。
  你需要有好血统的鸽子,这再清楚不过,但除此之外,你还需要好运气,这也是作出幼鸽愈多愈好的原因。那些不遵循这层道理的鸽友,迟早会因获得好鸽机率的降低而饮恨收场。
  你可把它想成买奖券一样,买得愈多,中大奖的机率愈大。
  美不美丽又是另外一码子事。许多东方人心仪西方金发碧眼的俏女郎。
  我也必须承认,有些金发碧眼妞的确美得令人屏息。但她们的美丽不见得表示她们便具有美好妇德。
  事实上,我的太太金发碧眼与此无关。
  纯属巧合而已。
分享 转发
TOP